焦點影評丨《國王:永遠的君主》好看嗎?曠世瑪麗蘇大型真香現場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张碧晨不雅视频种子_张大凡和冷小其睡觉视频_长篇黄色小说

在南韓,競爭激烈的影視圈有著鐵打的編劇流水的男主慣例。

這部SBS和Netflix同步播出的新劇《國王:永遠的君主》就是由打造過《巴黎戀人》《秘密花園》《繼承者們》《鬼怪:孤單又燦爛的神》《太陽的後裔》等一系列口碑收視俱佳作品的著名編劇金銀淑的又一新作。

本劇在開頭就以一個關於萬波息笛的傳說為起點,構建瞭“大韓民國”和“大韓帝國”兩個平行宇宙的世界觀。時間線於頭號boss大反派庶子出身的金親王李霖,在大韓民國警察局接受刑警審訊時以倒序的方式講述自己在大韓帝國1994年弒君奪寶,欲殺年幼的李袞未果的事件展開本劇整個故事的序幕。

手持半個萬波息笛逃亡至竹林的李霖如同傳說一般打開時空之門穿越到大韓民國,並在報亭偶遇一位稱呼自己為哥哥的男子從而發現瞭平行世界的另一個自己。另一方面大韓帝國年幼的李袞正式登基,而李霖則殺死瞭平行世界的弟弟全傢及另一個自己,並將屍體丟棄至大韓帝國偽造本尊在這一世界的死亡。

時間一晃來到2019年,身處大韓帝國由於兒時的創傷討厭別人的身體接觸,對自身的姻緣毫無關心急壞瞭眾人的李袞,也在標準的南韓瑪麗蘇打開方式中身穿華服、騎著白馬閃亮登場。在這一空間的主要人物,目前無法定性的女總理和不茍言笑的天下第一劍護衛總管曹影也制式亮相。

在皇帝李袞對小朋友講述愛麗絲兔子洞的故事時引出瞭帶著懷表的兔子線索,並被其參加劃艇比賽時偶遇的身穿兔子外套的神秘人勾起瞭25年前拯救自己的黑衣人的回憶——不得不說這種33歲的皇帝可以因為一句幼童的戲言和牽強的記憶關聯就能光著腳滿街跑的設定實在低齡的可以。

而身處大韓民國在本劇一開場就亮相的女主鄭太乙,在平行線故事中也開始調查一起因為非法賭博網站引出的殺人案件為背景,豐滿瞭帥氣又不失可愛的討喜人設,並由此案件牽扯出取代瞭這一世界中自我而存活的李霖。

在馬場再次看到兔子衛衣黑衣人的李袞騎馬追逐至竹林而意外穿越至大韓民國的首爾光華門(大韓帝國的首都在釜山),在此處他遇見瞭年幼時搭救自己的黑衣人意外落下的證件上那張照片的女子,也就是鄭太乙本尊前來制止。面對自己思念瞭25年的那張熟悉的面孔卻陌生的人,李袞難掩激動之情將其擁入懷中——首集到此結束。

如果是在本劇開播前因為喜愛平行空間、燒腦穿越順帶假如愛情元素劇情而關註本劇的觀眾,在觀看完本周連播的兩集內容後估計不會感到任何驚喜。

司空見慣的低齡且臉譜化人設,生硬的平行世界切換,並不新鮮的題材並有著太多珠玉在前的力作對比——比如同樣主打愛情但燒腦穿越線安排的非常精妙的《九回時間旅行》和當本劇出現光華門門處相遇橋段出現時,很容易讓人想起的古裝穿越劇《仁顯王後的男人》,相較之下都難以打出高分。

至於歷史架空的南韓君主立憲制社會框架元素運用,無論是考古至2006年紅遍亞洲的青少年市場定位的《宮》再到2018年針對成年市場的大狗血撕逼劇《皇後的品德》早已司空見慣毫無新意。

但如果你是為瞭欣賞“前老公”參軍後回歸小銀幕再度變“現老公”的李敏鎬標志性的大長腿和就算發福瞭一點也無可撼動的英俊面容;喜歡金高銀舒服自然的演技;熱愛瑪麗蘇主題並本著嗑CP的初衷觀看本劇,那一定是感天動地的大型真香現場。

當然,首集中對於時間線和故事結構上也不難看出編劇的野心。

比如李袞年幼時遇見的黑衣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會有來自2019年的鄭太乙證件留下?鄭太乙在車中後視鏡看到的年老的“自己”又是誰?現年七十歲樣貌並未發生變化的李霖為什麼會說自1994年後時間對自己而言幾乎靜止?當顏料打翻時突然的時間靜止卻並未影響到李霖的動作又是因為什麼?平行世界中李袞對應的分身究竟有沒有被李霖殺死?兩個平行世界的時間線是否毫無偏差完全一致?

眾多的疑問也希望編劇能在後續中給出一個合理而嚴謹的解答。

這個一共16集每周播出兩集的故事在第一集背景介紹完畢後,迎來瞭第二集中不知道自己穿越瞭的李袞“蠢萌”的被鄭太乙毫不意外的抓入警局,並意外邂逅瞭在大韓帝國高冷的曹影的於大韓民國的對應者——性格無敵活潑的小哥,終於認清瞭自己身處平行世界的事實。

於是在鄭太乙的幫助下興致勃勃的探索著大韓民國的李袞、在大韓帝國尋找著皇帝的曹影、仍舊在策劃者陰謀的李霖這三條主要故事線的發展中結束瞭本周的內容。

就演員表現而言,由於李敏鎬和金高銀的角色和以往成名代表作的人設過於雷同,而故事又是剛剛開始隻能算得上中規中矩。沒有大的突破和進步,但在舒適領域也表現得如魚得水。不過沖著吃狗糧前來觀看的觀眾倒可以放下CP感夠不夠強的疑問,放心大膽的端穩這碗牢飯,畢竟答案是肯定的。

一如既往地精良的後期制作,好聽的OST和養眼的畫面仍舊是加分項。首集開播便在韓國本土收視破10呈現的“高開”局勢在之後是保持勢頭繼續“高走”還是反之,就交給時間證明。

如果和金銀淑編劇自己的經典作品相比,奇幻的新鮮感遠不及“鬼怪”開局抓人。對於無論她的劇本披著怎樣的宏觀世界外掛,其故事內核還是“瑪麗蘇戀愛”這點倒是在本劇中再度得到瞭證明。不過隻要蘇在蘇點上,手中觀眾群愛看倒也無可厚非。

至於這部韓劇到最後到底是故事成就瞭演員,還是演員成就瞭故事,亦或是演員與故事雙到位達到相輔相成的最佳效果,不妨拭目以待。